掰頭大队长

freak

【Ebenji】The Art Of Spin

臭不要脸的要个评论! ! ! !蟹蟹!
他们太甜了! ! !
哭辽








/

Ethan躺在并不宽敞的病床上,从帐篷顶的开帘望出去,星河在外静静盘旋着,流转着,嵌在夜空里,仿佛伸手就能摘上几颗攥在掌心。

克什米尔的夜出奇的令人安定,没有纽约街头打碟的DJ和振聋发聩的摇滚,没有伦敦地下街里芝士烤肉的油腥味,也没有巴黎某个转角里男男女女亲热的絮语——此刻Ethan耳之所及,是细雪落在厚土,每片枯叶大胆抱怨,山风裹挟着草木的潮湿,欢腾着去赞颂自由。

Ethan一时难以置信,他正在被这片安宁眷顾,鲜活的居于这层庇护下。

特工习惯了东奔西走,哪怕子弹擦着头皮而过也不见得会砸出多大波澜。枪林弹雨后Ethan简直是奢望一段平静日子,能像普通人一样,去超级市场买味道超正的罐头,回到家后喝口红茶紧接着修葺花圃。因此他由衷感谢那两根断裂的肋骨,否则他现在应该在驱车赶回总部的飞机的路上。

但安静也有安静的坏处,这时人们脑海里敏感的防线又开始作祟,深夜总是感性压制理性的时刻,Ethan本也不打算免俗。最近Ethan感知到自己有些细微变化,别人未必识破,可他本人看得清楚∶譬如他开始把出任务时带的浓缩咖啡换成茶包,哦对,他几秒前就在心里打了红茶的主意;他说的话多起来了,尽管之前他就热情又健谈,但显然现在的Ethan染上了说废话、跑题以及开玩笑这些“恶习”;Ethan开始在任务里和Luther他们拌嘴,要知道他之前恨不得在任务上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精力,甚至专心到偏执......

虽然这些变化没对Ethan本身造成什么影响,可特工的职业病让他非要抓出个病症诱因。

于是Ethan用思考来消磨胸口的疼痛,他在他的Memory Palace里找到了些蛛丝马迹,经过缜密的推敲后,他得出个斩钉截铁的结论——Benji最近也不太对劲。

尽管他的小外勤还是不敢大肆用枪,至少跟在自己身后时,还是能无师自通的给敌人补上几枪的。或是,他们在深夜换班接替驾驶,Ethan从狭小空间跨到副驾驶时,他的手偶然碰到Benji的腰腹,却惊讶的发现那里不再是之前从办公室里坐出来的软肉,而是有些坚实的肌肉了。又好像,Benji为他引路时,比以往要慌乱,还有语无伦次的嫌疑。顺便,Benji的衣品简直是直线飙升,花衬衫和小鸭T恤被收拾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皮衣白圆领,像个箭标一样直挺挺射向Ethan,完全深得自己心意。

Benji用他的那可爱的英伦腔问Ethan“为什么一直在跑圈时”,Ethan无奈里却有种想冲回装备车,狠狠揉乱那人姜黄色头发的念头。

Ethan把多余想法甩出脑袋,所以这一切,Benji与他的异常,都是为的什么?

帐帘后有响动,Ethan努力着探了探头。Julia端着热汤从外面走进来。Ethan原来幻想过太多次,任务结束后Julia为他做一顿稀松平常的晚餐,而Ethan应该去亲吻她的唇。可最近一两年,这样的感觉却四处碰壁,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踪迹。

“嘿,还好吗?”Julia的唇贴上他的额头。“我和Patrick炖了汤,这里物资不充足,不过我相信你不会介意的。”

Ethan点了点头,“他是个值得的人。眼光不错嘛。”

“看在你肋骨的份上,否则我一定要打你。”Julia拨弄了下滑到额前的碎发,带着笑容看着Ethan,目光依旧温柔着,她握住他的手。“你知道你曾是我最好的选择。如你所见,我热爱现在的生活。Ethan,你的责任心总让你觉得愧疚于我,但你从不亏欠我什么——你是个英雄,也是个好丈夫。”

“今后也将会是个好前夫。”Ethan笑了两声,声音像从破风箱里挤出来一样嘶哑。“说笑而已,我真心祝你幸福。”

Julia抿着唇,他们两个彼此都庆幸已经释怀,太多年的默契让他们走成密不可分的家人,她终于笑了,抬手在Ethan脑后垫了一个枕头,让他枕得舒服些。“来吧,聊聊,我就不信这些年,没有能让你上心的人?”Julia撑着头,半阖着眼眸看着Ethan。“让我猜猜,嗯——和你们随行的女生?”

“你说Ilsa?老天,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是共事关系。”

“我听到过一个理论,你可能会说我幼稚。‘五个朝夕相处的人里,总有两个为彼此动心‘,我看她很紧张你,如果你也喜欢她,应当大胆告诉她。”

“不不不,Julia,我和她之间没有那样的火花......等等?”Ethan正试图梳理清楚他和Ilsa之间单纯的关系,却忽然想到什么,于是立刻叫停了这段对话。“你说...五个朝夕相处的人里?”

“Come on Ethan,不要装傻,你还没有伤到耳聋的地步。”Julia打趣着Ethan。

Benji,这个名字,五个字母,两个音节,灵光乍现般,活生生的在Ethan的大脑里登陆了。Ethan一瞬间有些耳热。然后他恍然发现,当读到Benji名字的最后一个尾音时,为了发音标准,他的嘴角总是咧开、上扬。

而Ethan现在又这样做了,他不可抑制的笑了出来,似乎那些让他如鲠在喉的疑问都茅塞顿开,他想他需要重新给Benji划一个定义了。

——来自英国的小外勤是挪不开的眼,是炸开的烟花,海水击打的光滑礁石。是想触碰却不敢伸出的手,和一场旷日持久的你瞒我瞒。

是Ethan人生计划中的完美误差,是能打破Ethan所有固执的唯一利器。

“我该用‘HE’来称呼你的爱人了,对吗?”Julia惯是善解人意的,她伸手摸摸Ethan的头发。“或许...是Benji吗?”

Ethan这次舌头没打哏,仿佛当这一切被袒露挑破后,他便坦坦荡荡了。他不管Benji的性别,不管两个快四十的男人没怎么积攒过的恋爱经验,更去他妈的对办公室恋情的偏见——这个名字恰如其分的,竟激发了Ethan的躁动因子。

“看来就是他了。他知道他就是那个幸运儿吗?”

Ethan摇摇头。“但说实在的,Julia,和Benji相处的过程中,反而我是更有压力的那一个。我时时刻刻都怕他被别人拐走,你也知道的,Benji,单纯又天真,从来没有什么坏心思,对谁都是一样热情——God,假如他有一百个追求者,我未必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看来有件事情我要给你补补课了,特工先生。”Julia忍者笑意,轻快的挑了挑眉。“你在直升机上追踪引爆器时,我和Luther在拆除炸弹,Luther给了我一只耳机,让我也进入了你们的蓝牙频道。”

“你是不是以为,高空信号接收有误,所以你才联系不上小队的?事实上,只是你和Benji的那条线路通话故障了而已。所以当时你要是联系Luther、Ilsa或是我,我们都可以和你匹配连接,然后给你些微不足道的帮助——可你自始至终选择的都是Benji,他也一直试图联系上你,他很紧张,很迫切,以至于忘记只要重连线路,你们就可以如常通讯。”

“所以,你以为是什么,能让IMF里最棒的技术外勤,忘记这样简单的知识呢?”Julia看着面前这个谨小慎微的男人,平时踏错一步都不肯,现在却丢盔卸甲。“另外,等待剪断引线的时候,Luther说他数了数,你们互相叫了对方名字将近200次,后来还有,但Luther算不清楚了。”

“别告诉我你们都听见了? ? ?”无所不能的Ethan特工有点手足无措。

“你喜欢他,这下就都说的通了。还有,你或许不是Benji追求者里最幸运的那个,但一定是他最期待的那个,你先所有人一步,早已经胜利了。”Julia看明白了Ethan眼底的花火,绚烂又张扬,当初他傻兮兮又忸怩的说我爱上你时,也是如出一辙的表情。她给她生命里最不可或缺的男人往上塞了塞被子。“Ethan,你也该走出来了,Benji不愿意当你的‘后顾之忧’,除非你站在他身旁。”

那个只要在自己身边,凡事再害怕都要尝试去做的Benji。因为配合自己的任务需求,学会换弹,学会持枪,学会潜水,学会从空调屋走进健身房,学会带着人皮面具和危险对峙——尽管有时结果不是特别完美,但Benji一直在努力,包括通过外勤考核,成了内勤技术部门的一大传奇。

他们彼此间施用的那些变化,原来都是不断向对方靠拢的无聊把戏。Ethan恍然大悟,他们在爱情怪圈里已经互相周旋了这么久。其实何必弄的这样复杂?你想亲吻,那就亲吻——任务结束后钻回车里,给他一个带着夜凉的吻,说哪怕分开这样短的时间,我依旧想你了。这才是Ethan的风格。

所以Ethan根本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心动,他敏感的神经认定,他和Benji之间,真的该发生一些化学反应了。

Julia还要去清点物资,嘱咐Ethan好好休息后就走出帐篷。而Ethan用尽最大力气,把在小桌板上的手机摸过来,输上一串太熟悉的号码。

嘟——嘟———Ethan第一次快没了耐心,尽管等待的时间不长。

“嘿Ethan,我是Benji。休息的还好吗,需要我们过去吗?或许你想喝点汤吗,我可以做一些,虽然味道不敢保证,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他的小外勤说话又开始变快了,Ethan记得Benji说过,他一紧张就喜欢多说话。Ethan笑着,他承认他喜欢听Benji啰啰嗦嗦。“大家都在做什么?”

“哦你知道的吧,白寡妇刚刚也来了克什米尔,她和Ilsa聊的似乎很投机?现在她在教Ilsa怎么耍蝴蝶刀。Julia和她丈夫去看望小孩子了,你放心吧,他们很好,虽说你比Patrick帅不少我今天还替Julia惋惜来着...不过Julia总算可以做她喜欢的事情了。”Benji咽了咽唾液,他一同Ethan说话就有些口干舌燥。“你绝对想不到我和Luther在做什么,要不要猜猜?不过如果你猜对了,不准笑,你的肋骨会抗议的。”

“嗯...我想不出你们除了打游戏还有什么共同话题了?”

“非常接近了。”Benji听着Ethan无奈又央求的声音有些洋洋得意。“我和Luther在织手套——嘿!你不准笑!这里真的太冷了了,我们要先确保有一双健全的手才能去打游戏,再说,就算戴着手套我也能一枪爆头。”

Benji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现在为了打游戏而织手套;比如曾经他在麦当劳买下一整大包的番茄酱,那段时间做任务时Ethan的耳返里总是有呲溜呲溜的声音;比如他当年偷偷黑了IMF主管的电脑,在他们几个的待申工资后都多摁下一个“0”...Benji就像个小孩子,所以在爱情上,他也会迷惘,会进退不定,会等他爱的人先主动说出那句话。

“Benji——Benji,游戏的事我们过一会儿聊。”

“哦...哦对,你还要养伤。既然要在这里多住几天,那明天我和Julia去图尔图克购进物资,你看看你想吃什么,鸡肉呀,包心菜呀,或者鳄梨,一会儿发短信给我。我来的时候带了几盘碟,虽然都是「星球大战」,但也够你打发时间啦......”

“Benji。”Ethan捏捏眉心,他不得不打断未来男友的话了。“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特地吃什么,也不需要碟片,当然,如果你想看我会陪你。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你,Benji。”

“你...你摔糊涂了吧?”电话那头的Benji呼吸开始起起伏伏,他咳了咳,Ethan听到Luther在电话彼端催促Benji,问他是不是在和什么小姑娘通话,要不然怎么脸红红的。“Ethan你没给我开玩笑吧?”

“我不擅长描述过程,因为这次的过程真的太漫长了,我还是直接给你说结论吧...”Ethan深吸一口气,他也顾不得肋骨的痛了。“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电话两端都是一阵沉默,没有人声,只有细细索索的衣料摩擦声。Ethan皱了皱眉,耐着性子等了些时间,可Benji还是没有回音。Ethan有些挫败感,不可察觉的喟叹一声,心想总要找些话题来打破沉默。

“其实...如果没有任务,去巴黎度假真的不错吧。”

“我正好有段假期。”——这声音是从门口传来的。

Benji大口喘着气,手撑在膝盖上,脸跑的通红,他抽了抽鼻涕。Ethan如释重负了,原来刚才那几分钟的沉默里,他的爱人正努力的跑向他。好想抱他,瘦瘦高高的人应当一揽就能抱个满怀。

Benji走到床边,费解般的挠挠头,头发都不安分的翘着。“所以我们...现在是,是什么关系...?”他脸有点红,Ethan努力坐起来,去勾他的手。

“Ethan Hunt的男朋友,或者你想多枚戒指吗?”

他们长达三年的周旋,那些心照不宣的默契,啰嗦的语言艺术,以及走过世界各地却不曾变过的目光,终于可以落下帷幕了。














fin

评论(36)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