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頭大队长

freak

云荒

12
何安下告诉周西宇,自己原来在山上当道士,后来因为山上粮食短缺才不得已下山。周西宇喝着茶,听着何安下絮絮叨叨,倒也不恼。只是何安下一提及要拜他门下时,周西宇便有些不愿。

“我只想在这观里清清静静扫地,不会收徒的。”周西宇放下茶,拿起扫帚又开始扫地。

“师父,你就收了我吧,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何安下绕到周西宇面前,一脸憨笑。

周西宇没说什么,只是突然握紧了扫帚,霎那间腾空,身轻如燕。周西宇用扫帚使劲一挥,千万片桃花花瓣徐徐落下,何安下用手去接,花瓣却从指缝间悄悄滑落。何安下觉得,此时的周西宇,不像道士,像仙。

周西宇把扫帚递给何安下:“什么时候扫完,什么时候来找我。”周西宇拂了拂自己肩头的花瓣,随后转身进了厢房。

周西宇把扫地的活儿交给了何安下,自己也是难得闲下来。一闲下来,周西宇就不自觉的开始想查英。周西宇最喜欢查英的眉眼,查英生来就有一双凤眸,眼角微微上翘,英挺之中却带着点媚气,上了妆后很耐看。周西宇虽是只在戏院外的海报上瞧过一眼他上妆后的模样,却也觉得好看的紧。

周西宇抬头,透过窗户看着天上的薄云,多年前自己还看着这云叹漂泊无依,可现在薄云如初,自己有却了查英。自己与查英的感情,像是场风花雪月的事,忘不了舍不下。

正午,周西宇出了厢房,看见何安下正坐在树下打盹。周西宇无奈笑了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何安下揉了揉眼睛,见是周西宇,立刻拿起扫帚站了起来。

“扫完了?”

“扫不完,一辈子都扫不完!”

“那还扫不扫了?”

“扫!”

何安下这倔性子,倒和查英有几分相像。周西宇心想。

“师父,你天天扫这些花瓣落叶,扫不烦吗?”何安下边扫着,擦了擦头上的汗。

“你以为我日日扫的就仅是花瓣落叶?”周西宇拾起地上的花瓣,放在手心。“我扫地,图的是一份心如止水。扫多了,捱长了,心里也愈发透彻。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与我而言,这种生活,足矣。”周西宇合上手掌,他年复一年扫着地,心中仅存一人,即使年过几载也不曾见异思迁。

何安下听不懂这些文绉绉的话,挠了挠头。周西宇却是温吞吞笑着,张开手掌,看那片花瓣乘风飞出院墙。


查英下午来道观时,何安下恰好出去。

“这是我用海棠酿的,今日启封,拿来给你尝尝。”查英提着一壶花酒,在树下找到了正在小憩的周西宇。

周西宇揉了揉眼睛,接过酒壶,闻了闻,一阵清甜。“虽是不该喝的…"周西宇抬眼悄悄看了看查英,果不其然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

“但既然是你酿的,自是值得一尝。”

周西宇拿过酒壶浅尝一口,一缕浓郁的香甜立刻在唇齿之间绽开,细品其后味,却是甜中携苦,苦中夹辛,似是仙人才能享受的琼浆玉液。是了,也只有查英这么讲究的人才能得如此佳酿。

“当真好酒。”

“当年和你在渡口分别后,我回了戏班,便用海棠酿下了这酒,一直埋在树下。我当时就想,若有朝一日能再寻你回来,便把这酒启封。还好,你没辜负我这壶酒。”

周西宇低头,把自己的手覆上了查英的手背。

“阿英,当年我让你走,是不想你因为我的缘故耽误了一生,你有唱戏的天赋,重回戏台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周西宇顿了顿,抬头看着查英的眼睛。“现如今,你成了名角儿,倒也隧了我的初衷。你无事就来这道观看看我,我就知足了。”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琴瑟和鸣,岁月静好,在查英心里也不过如此。

“想听戏吗?”

“想。”

“《长生殿》?”

“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