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頭大队长

freak

【盾冬】谢尔吉的游骑兵(3)

特种兵盾×教师冬

前文走这里:1  2

————————————————————————

  巴基到简陋市集时已经日头西沉,等他笑着讨价并买到最新鲜的羊奶回去时天色早就黑透。前几天巴基给小羊围了一圈篱笆,阿富汗这种地方棉衣少,他只好用同样在市集淘换来的棉絮给小羊羔取暖。

 

  这个小活物给学校添了不少生机,巴基对它用的心思不比对孩子们少。知道它来历的两个老师,说巴基是把那位军士的请求当成了军令。巴基没当回事,却也经不住一句话翻来覆去,就仿佛他真的是对军士言听计从,才把小羊羔照顾的面面俱到。

 

  “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对吗?”巴基蹲着从篱笆的缝隙中看着小羊羔,伸手摸摸它毛茸茸的下巴,又把羊奶喂给它,无声无息的就笑了。“不过他确实很有趣,你说呢小伙计?”

 

  “嘿。”

 

  巴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跌坐在干燥的泥地上,当他抬头寻找声源所在时,入了眼的又是金色的发湛蓝的眼,久违的军士站在他的身后,黑夜里他竟有些恍惚。“嘿……你没戴帽子?”

 

  巴基莫名的有些语无伦次,其实他想表达的是,除去贝雷帽的罗杰斯比起上次多了些随性,而巴基本身就喜欢无拘无束。被注视着的军士,因为坐在地上的人傻兮兮的笑一时间忘记了来的初衷,就仿佛他不是那个在前线和敌人周旋的部队首长,他们中间没有相隔着血肉堆砌的鸿沟。

 

  罗杰斯伸手把巴基拉了起来,他并没意识到自己唇边浅浅的笑意。“可以带我进去吗?”

 

  巴基站定,点了点头。他想起罗杰斯上次对于这里的望而却步,这次的罗杰斯主动请求进入学校,对巴基来说则是被相信接纳的表现。“毫无疑问,军士。”

 

  他们在孩子们简陋的桌椅上坐下,前后位。但巴基又想起了什么,匆匆又出了门,当他再回来时捧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似乎是带了十足的欣喜放在罗杰斯面前。“你也知道这地方没有什么好的,羊乳茶,是我故乡的做法,今天正好买了羊奶,被你赶上了。”他又把茶推的离罗杰斯近了近,奶茶香直接扑在罗杰斯衣襟上,又蔓延到鼻腔,继而扩散到整个身心。这可比燃火柴的味道好得多。罗杰斯拿起杯子抿了一口,他承认面前温顺的男人把所有肃杀的情绪都调剂到和缓。

 

  “谢谢。”罗杰斯舔了舔齿缝间的奶香,清了清嗓。“今天我来,虽然接下来的话或许很不中听,但希望你自己记住就好,不要对旁人提起,事关重要。”

 

  “之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是因为我怕你们的学校里会有恐怖分子的内鬼。”罗杰斯把所有的顾虑坦诚的铺陈开来,没有要隐瞒巴基的意思,也没有找一些托辞来掩盖来意。“但我相信你。以下我要说的,是我们部队的全部方案,我以游骑兵部队首长的身份向你保证。”

 

  “通过我们的近期搜查,显示国际通缉犯皮尔斯正在班达米尔活动,我们不可以小看他带来的连锁效应。年初他策划了在双子塔刺杀我国的国务卿,后来查出他勾结阿富汗当地黑军火商,同时是多个地下武装组织的组织者。所以我们必须将他尽快逮捕。”

 

  巴基努力去消化这些自己没有接触过的事情,认真的点了点头。“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帮你们的吗?”因为刚才的口误他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梁。

 

  “皮尔斯现在在班达米尔湖藏身,但我们不能在那里进行抓捕,我们要尽量避免与当地原住民的宗教冲突。”罗杰斯蓦然看向巴基“我们会在这片平原展开最终战,这可能是最好的一次机会。我希望你可以以一种不为人知的方式,把全校师生带离学校,把伤亡率降到最低。”

 

  空气中保持着安静,平和的月光投射进来,让罗杰斯能够看清他和巴基面前流动的尘埃。他明白巴基的心事,甚至感同身受,他已经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第一次见面时巴基说他任教七年,罗杰斯作为军人自然明白情感是多么难以割舍的东西,让巴基放弃这所老校,让他和所有孩子们变得居无定所,这谈何容易?巴基低着头,在罗杰斯眼里这是愤懑的表现,他想说什么来破解这样的局面,却在喉头刚决定颤动时止住言语。

 

  巴基握住了罗杰斯搭在椅背上骨节分明的手,这时罗杰斯才看清他灰绿色的眼睛,那里面不是愤怒与痛苦,而是不加掩盖的悸动。

 

  “谢谢你,我答应。”巴基低头笑了笑,罗杰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我第一个任教的学校,就是因为雇佣兵追捕犯人而炸毁的。他们什么也没说过,手雷就落了过来。孩子们毫无防备,等到我赶回来,我看见的只有这些不懂得战争是什么的孩子的尸体,幸存的孩子们没有哭,没有闹,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在问我问什么?问我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我回答不了他们,罗杰斯,我们都一样的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那些烧焦的孩童尸体曾经是多少夜里巴基的梦魇,所以他带着那些幸存的孩子来到了现在的学校,希望能用这样的方式弥补战争带给他们的伤痛。“我知道学校在这样的国家太难存活,但你提前把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我,而且是选择了我,我……”

 

  罗杰斯清楚自己心中充斥的感情是什么,不是在游说任务成功后的如释重负,而是心中被戳痛的难受。巴基是罗杰斯所见中前所未有的善良,善良到足以成为他的软肋,足以每一句话都让他牵动心绪。所以罗杰斯没有让巴基说完,而是反手握住他的手,忽然凑近巴基,罗杰斯看到巴基的眼中有星河暗涌。巴基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频率都在加快,他就着罗杰斯的动作,任由他的手扶上自己的后颈。那里的头发有些坚硬,密密匝匝扎着罗杰斯的指腹。

 

  一个吻如期而至的落在巴基的额头。

 

  “我现在很紧张,也很感激。”罗杰斯没有放开巴基的手,依旧在巴基发烫的耳边。“如果皮尔斯落网之后,我没有被立刻召回总部,有些话我想要说给你听。”

tbc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