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頭大队长

freak

【Danny/Rusty】界限

冷圈里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Rusty一直在吃吃吃
Danny一直在宠宠宠
不吃糖还等什么?
————————————————————

  “一切都不太对劲,事实上是糟透了。”

  Rusty看着Danny开了一瓶波本威士忌,自动往沙发一侧挪了挪。单身男子公寓里的标配该是足够来一场一夜情的柔软大床,而不是宽敞的沙发。事实上Rusty想要表达的是——沙发可怜的尺寸导致Danny坐下来时蹭着Rusty的肩膀。

  “我以为Benedict的钱你会花的更痛快。”

  “你知道我不是指这个。”

  Rusty当然知道Danny不是说的这个。当年他们干的第一票是到冷得要命的冬宫里偷出彼得大帝的孔雀石皇冠,得手后Danny毫不避讳的把皇冠带在头上,紧压着灰色的发,沿着冬宫的运河和Rusty一起骂操蛋的天气,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嗑了药的美国混蛋。后来Rusty才知道Danny那晚行动前已经被酒吧的辣妹灌的不很清醒,尽管没出什么岔子,但现在想想依旧骇人,是他们的好运气让他们免去了可能十年以上的牢狱时光。

  不过Rusty又问过Danny,如果他那晚不喝酒还会不会那么大胆? Danny似乎不太满意Rusty的轻视,尽管Rusty并无此意,所以他说,没有酒精支配的大脑一定会驱使他再把纯金加冕权杖偷出来。所以Rusty早就知道Danny的性子,每一票得手后他都会及时的做那个享乐主义者,至于天南海北的仇家,就让他们见鬼去。他从来不会觉得惴惴不安,他依旧会把生活安排的浪漫又紧凑,前一天他是手法活络的大盗,后一天他就是风趣成功的名流。

  至于能绊住Danny Ocean的,Rusty实在想不出别人。

  “Well,症结还是Tess。”

  “总有地方不对,就像曾经契合的齿轮结了锈。”Danny喝完了酒,尽力忽视Rusty手中杯子不断散发出的牛奶味道。“是感觉出了问题,我们之间有一道界限。是Benedict? 还是她之前交往过的那个德州男人? 我说不清楚,总之那道界限就是存在了。”

  Rusty嘴角沾着奶沫,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Danny,并不说话。Danny伸手抹去他那看起来邋遢的痕迹,敲了敲他的牛奶杯口提醒他专心,“就像是一杯牛奶看上去是好的,喝起来却变质了。”

  “I know I know,你又像教训Linus那样教训我了,我没有走神,我只是在想Tess找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德州男人。嗯……或许比你高,比你安分。”

  “停止这个愚蠢的话题,Rus。”

  Danny头靠在沙发背上,腿翘到Rusty那张摆满垃圾食品的桌子上,Rusty撇了撇嘴,显然此时不能和情感纠结的人讲道理。Danny平时不抽烟,烟是在很久之前和Tess的那段婚姻里戒掉的,所以此刻才能看出他的焦虑。他习以为常的去摸Rusty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根烟,点上后叼在嘴里,发呛的烟雾让Danny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也因此断定Rusty没抽什么好烟——他们几次大案里赚的钱足够Rusty快活的过下半辈子,但拉斯维加斯从来没有听话的小子,呛人的烟充满嬉皮的挑衅意味。

  “我说,你也该成家了。搬去怀俄明或者俄亥俄州,总之离开拉斯维加斯,找个喜欢的姑娘,你们该有个孩子,还该再买条小狗。”

  “这比知道你介怀的和Tess的界限是什么都难,别为难我了。”Rusty擅长解救别人,于是拿过了Danny抽不熟悉的烟含在嘴里。“抽烟不适合你。”

  Rusty有过女朋友。不光有,还很多,交往过叫“Isabel”的就有四个。但没有一个人让他有过能坚定走下去的念头。Rusty时常觉得自己像只蓝知更鸟,唱着好听的歌,在这个树枝上停留片刻,又飞去另一片灌木。Rusty想不出Danny那样文绉的齿轮比喻,他想他的每段爱情伊始都像一包墨西哥玉米片,看着光鲜,拆开之后才发现空气的部分要多于实质的内容。

  “就像是成家不适合我。你忘了Saul说的? 浪子就该找些辣妹一夜情,that is my way,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家要买这么大的————。”

  Danny没让Rusty说完,就忽然侧头吻住他,揪着他的老气衬衫把他压在沙发上,现在Danny开始感谢沙发的狭小,这让他们突破了两厘米,一厘米,一毫米,最终身体贴着身体。

  Rusty嘴里有鲜牛奶的甜,混上波本威士忌后的味道实在不算好。Danny刚才一直说了谎,其实那根界限是什么他很清楚,他也没有告诉Rusty他恐怕喜欢上作案时的盟友——因为Danny怕Rusty那个不同寻常的脑袋,会自动将自己喜欢的人归类到在意大利也参与盗窃的Tess身上。不过不算很有情商的爱人,是值得循循善诱的,不是吗?

  Danny想这样做很久了。在每次Rusty笑得自信说出“a piece of cake”时,在他不停的吃些乱七八糟牌子的食品时,在自己出狱被Tess亲吻脸颊,而他目光灼热又失落时。Rusty的双唇比想象的要更软,Danny一直吻他,他最初的呆愣所带出不为所动的连锁反应最后变为了抬头迎合。

  Danny或许可以告诉Rusty,他没有和Tess复婚,而是在试交往阶段就分了手。他从犹他州一路赶来,畅通无阻,没有条子,没有红灯,没有界限。当然,为了这次动机不纯的“情感咨询”,Danny向Rouben和Frank请教方法的事情就不用告诉Rusty了。

  Rusty推了推Danny的额头,这让他们中间总算有了些距离。“嘿,你不介意我把刚才的话说完吧,Mr.Ocean? ”

  “——买那么大的床,或许就是为了两个人一起享受。”

  “那时限呢? ”Danny觉得有些好笑的看着Rusty,“我是Mr.Ryan的座上宾,特邀客,露水情缘的男主角? 还是……”

  “那你也停止这明知故问的话题好吗,Dan。”

  Danny喜欢和能够心照不宣的人讲话,Rusty也总算知道自己这么多年不安定的根源,不过好在,他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Rusty又凑上来吻Danny,他们的唇间牵扯出一道银丝,这才不算什么界限,这叫占有与暧昧,往深里说,这是爱情。

  “在拉斯维加斯,没有时限这个词。”

  后来,当Linus他们来Rusty的家中小聚时,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置物架上同排摆放的名贵须后水和水果香洁面水,他们又自然而然看到了白兰地配牛奶的奇怪搭配,所以也不会惊讶于烟熏鸡胸肉和墨西哥玉米片的味觉交叉。

  毕竟,Danny和Rusty两个本不该互融的人间,没有界限。





FIN

 

评论(7)

热度(51)